读《上帝的跳蚤》[上]

读《上帝的跳蚤》[上]

  图书概况

  这是一本描写瘟疫历史的科普书,从世纪瘟疫(鼠疫)开始,到斑点恶魔(天花),以及魔鬼之舞(流感)和末世救赎(艾滋病)。让读者从瘟疫的角度去思考历史的走向,文明的发展以及科学的进步。

  欧洲黑死病

  14世纪中叶,突如其来的一场瘟疫席卷整个欧洲,这种病因内出血导致皮肤发黑,俗称:黑死病。面对完全不知所措的欧洲人,唯有虔诚地祈祷上帝。可是,这次全能的上帝并没有眷顾他们。等待他们的,唯有自我救赎。人们使用了各种招数来治疗这种疾病,但都无济于事。人们开始违反教会禁令,进行尸体解剖一探究竟。这场瘟疫3年杀死了2500万人,损失了三分之一人口。正是由于黑死病,艰难的土改和平的完成,引发了工业革命;也正是由于黑死病,导致教会势力的控制土崩瓦解,人们的思想得到了空前解放;而黑死病本身,也促进了人体解剖的发展,医学进入到一个原始积累期,促使现代医学的诞生。 黑死病的起因,在欧洲爆发后的500年都不清楚。直到19世纪下半叶到20世纪初,黑死病在亚洲大流行时,科学家才确认了黑死病的病因,是由老鼠携带的一种细菌引起的传染病:鼠疫。清代诗人在《鼠死行》中有这么一句:“东死鼠,西死鼠,人见死鼠如见虎;鼠死不几日,人死如圻堵”。中世纪的欧洲卫生条件非常差,因为当时根本就没有卫生概念,和各种脏东西和平共处。经历过鼠疫的英国伦敦误以为猫和狗是鼠疫的元凶,在最后一次鼠疫爆发前大规模的屠杀猫狗,很配合的为老鼠除去了天敌。所幸的是,一场大火烧死了数量庞大的老鼠,彻底切断了鼠疫的传播途径。重建后的伦敦用石头代替木屋,个人卫生得到改善,使得鼠疫不在爆发。

  败死九宫山

  明朝为什么会灭亡,答案自然是在政治、经济、文化和军事等一系列综合因素导致的,用四个字就是:“民不聊生”。当然,我们不能否认这些用科学、考古、文献等一系列佐证和推导出考试式的标准答案。但有时历史真正的真相,可能往往是我们完全想不到的。在1644年时,人们还不知道细菌为何物。李自成率领大军兵临城下,北京城内正赶上一场鼠疫的爆发,城内民众较多,闯军逼近,大批百姓逃离拥堵城内,助长了鼠疫的流行。鼠疫的持续蔓延,让城内的守城早早弃械投降,李自成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么轻易就拿下了北京城。可是,鬼城的规则就是好进难出。登基称帝的李自成短短41天,大军逐步感染了鼠疫迅速丧失了战斗力。此时,率领带着感染潜伏期的军队讨伐吴三桂。最终一路溃败,并一路传播鼠疫(“凡贼所经地方皆大疫,不经者不疫”)。各地留守的守军均感染鼠疫,终而败死九宫山。 清军并没有后事评价的那么骁勇,只不过是一场得了细菌参与的便宜。自然,入关后的清军也感染了鼠疫,但满汉分治,并不杂居,天气转热,离开人体的细菌不易存活,阻断的传播途径。即便是这样,清军中还是有一定规模的流行,也干扰了夺取江南的计划。回到开头那1644年的春天,北京城里许多人都在咳嗽。在一声声的咳嗽中,肉眼看不到的微生物改变了历史的走向。鼠疫完成了它重要的历史使命,并在下一次历史的某一时刻等待召唤。

  揭秘鼠疫杆菌

  19世纪下半叶,微生物学兴起,细菌学得以建立。高倍显微镜、细菌分离培养鉴定等日趋成熟,让高速发展的细菌学走向成熟。科学家们展开了一场发现鼠疫细菌的竞赛。而这场竞赛的地点就是英殖民地:香港。1894年的5月,香港爆发了一场大规模鼠疫,一夜空城。此时,来自日本的世界级细菌学家(日本细菌学之父、免疫学家、血清学开拓者):北里柴三郎,他带着最先进的仪器和团队,正在马不停地的解剖尸体。紧跟其后的是年轻的法籍瑞士细菌学家亚历山大·耶尔森。耶尔森前去拜访日本的解剖实验室,大吃一惊道:“为什么日本人不从病变肿大的淋巴结开始入手,而是取出内脏?”。耶尔森回到自己的实验室,切开了淋巴结观察到了细菌,当然北里在血液中也观察到了。可是,他们俩的细菌却是截然不同的。为了鉴定真正的鼠疫细菌,使用了1884年由丹麦医生革兰发明的革兰氏染色鉴定法。最终结论为:北里发现的细菌被污染了,而耶尔森发现的才是真正的鼠疫细菌,并于1967年正式更名为“耶尔森式菌”。 16年后,鼠疫再次来到中国东北。北里柴三郎带着他的仪器和团队,希望通过这次鼠疫重振自己的威名。这16年来,有关鼠疫如何传播的理论已经建立起来。这次不能一个劲的解剖尸体,应该找到源头,捉老鼠,解剖耗子。而另一方面,基于巧合回国的年轻医学家(公共卫生学家、中国防疫检疫先驱、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候选人)伍连德知晓东北疫情,驱使赶到。他首先解剖了一个尸体的淋巴结,发现并没有肿大,可症状很像鼠疫,采了内脏和血液,也发现了鼠疫细菌。可是北里那边,还在一个劲的解剖耗子,必须在耗子身上发现鼠疫细菌才能证明现在正在爆发鼠疫。伍连德觉得不可思议,人都得鼠疫死了,还管耗子干嘛?伍连德认为,这次的传播方式可能是人与人呼吸传播,应该采用隔离法。但俄国人不同意,应参考旧金山全城灭鼠。僵持不下时,就双管齐下,一边进行隔离,一边进行灭鼠。经过了100天的的行动,哈尔滨全城无鼠疫,其后一个月东北全境无鼠疫,成为20世纪科学史第一大事,伍连德一举成名。再回到北里那边,已经解剖了三四万只耗子,却一只也没见到鼠疫菌。 北里柴三郎第一次面对的鼠疫其实是第一种:腺鼠疫,通过老鼠和跳蚤传播。而第二种则是伍连德发现的:肺鼠疫,通过呼吸传播。虽然历次鼠疫中,都是通过动物昆虫进行传播。可是,鼠疫为了自身生存发展,就必须跳出老鼠跳蚤这个传播媒介,直接进化成人与人直接传播方式。而东北这次鼠疫,一开始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传播,和老鼠无关,也证实它是一株全新的鼠疫细菌。而这株剧毒菌株从何而来,通过顺藤摸瓜,最终锁定为土拨鼠(旱獭)。商人们为了它的那张皮,进行了大规模的乱捕乱杀才导致这场鼠疫的流行,人类自己种的恶果自己尝了。到目前为止,面对鼠疫也只是防控,却无法治疗,大规模的死亡难道是自然界的安排?当然不是,1928年英国细菌学教授稀里糊涂的发现了青霉素,然后便是提纯,再然后相继抗菌素得以发现。1944年发现的链霉素对鼠疫菌有特效,从此人类战胜了鼠疫。

  被斑点恶魔毁灭的文明

  1492年10月12日,率领西班牙船队的克里斯托弗·哥伦布,站在船头欣喜若狂的认定这就是他要找的印度。其实,他发现的是一个全新的地球板块:美洲大陆。随后,旧大陆开始向新大陆进行了迅猛的征服。而这种征服速度,不是依仗文明和技术的巨大优势,而是一次意想不到的巧合,一场肉眼看不见的征服。 出生于西班牙的冒险家、军事家荷南多·科尔斯蒂集结500名乌合之众,试图征服这个正在扩张状态又崇尚武力的阿兹特克帝国(阿兹特克人是美洲大陆印第安人的一种)。西班牙人的先进火炮、马匹和战斗技能均敌不过人数的差距。经历了几次失败后,科尔斯蒂开始意识到必须使用计谋使内部叛乱解体。可是意外出现了,他集结的上千名西班牙人和几千印第安同盟军大部分被杀死、淹死或是活人祭祀太阳神。科尔斯蒂彻底输了,但他没有想到的是,一个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杀人武器被他无意中留在了帝国首府。 逃亡的科尔斯蒂并没有感受到几十万帝国军的追捕,这个有仇必报的阿兹特克人没有一点动静。200年来所向披靡的阿兹特克帝国到底怎么了?回到帝国首府,发现已是人间地狱,一场突如其来的怪病覆盖整个帝国。成千上万的阿兹特克战士相继死亡,死亡率高达90%,连皇帝本人也病死了。这种病传播速度极快,得病的人浑身出现水疱,在高烧和剧痛中死亡。当地人从来没见过这种怪病,在美洲大陆也是第一次。这种疾病在旧大陆叫做:斑点恶魔,会在幸存者脸上留下难以磨灭的恐怖斑点。而在东方的中国,它却有一个优雅的名字:天花。科尔斯蒂绝地逢生,继续集结阿兹特克的反对部落,完成了不可思议的征服。而那个携带天花的入侵者,正是西班牙人的黑奴。 美洲大陆还有一个大帝国:印加帝国,中间隔着玛雅人(也有称为:玛雅帝国)。虽然两大帝国由于地理位置等原因,互不干扰,但民间商路常有往来。由于这次阿兹特克帝国被天花肆掠,商路上必有染者。就这样,印加帝国也覆灭了。而中间的玛雅人为什么要突然迁移,为什么突然消失,这可能也有其中的关联吧。

  天女散花

  天花和鼠疫不同,天花是病毒。感染者发病时高烧、头疼、呕吐,全身逐现斑点。如果病毒攻击内脏将在一个月内死亡。死亡率为三分之一(印第安人为何死亡率奇高,有解释说在于天花病毒来源于非洲,而不是旧大陆,并且印第安人对天花有天然的基因缺陷),存活者有六分之一双目失明,全身留下永久性斑点,也就是麻子,非常丑陋。得过天花的人将终生免疫,不会再得天花。中国有一本古籍《肘后备急方》(中国第一位诺贝尔医学奖屠呦呦,受到此书灵感结合现代技术萃取青蒿素,挽救非洲百万疟疾),作者:葛洪。本书中有一项世界第一,把狂犬的脑子敷在狂犬病人的伤口上,和1500年后路易斯·巴斯德(法国微生物学家、化学家、免疫学家、巴氏消毒发明者、狂犬病疫苗发明者)用灭了毒的细菌救人异曲同工。此书还记录了天花是东汉初年进入中原的。 人类在几千年里,天花都无法治疗,也无万全之策防御。不但变异快,传播能力强,令人闻风丧胆。它也考验人性,到底是忘我的照顾患病的亲人,还是选择彻底的逃离?但这几千年,人类终究没有放弃。尤其是最后的1000年,靠着不知名的一代又一代伟大的前驱,点燃希望之火,最终照耀光明。

  漆黑中的摸索

  古代神话相传,在公元950年的昆仑山上,一个女人尝试了一种治疗天花的方式。她从天花病人的痘疱中刮下一些,放到健康人的鼻腔中,让这位健康的人得一次较为温和的天花,此人之后再也不会被天花感染。这种方法被后来称为种痘。这个方法本质上走的是传统以毒攻毒的路子,和葛洪治疗狂犬病的方法十分相似。而恰恰是这种思路,让原本的人类跳出天命不可违的思想怪圈。至此,将打开破解天花的宝库之门,开启了人类战胜疾病的心智。 种痘是经验的总结,发明者根据得过天花终生不会再得的普遍现象,总结出控制天花的程度、让被接种的人得一次生命无大碍的天花,就可终生免除天花的威胁。这种思路在当时无法让古人接受,种痘是违背自然伦理,违背上天。在欧洲教会认为,种痘是违法上帝控制人口的恶行。并且,减毒接种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肯定有不少人因此丧命。通过重重阻碍,种痘技术必然越发成熟,免疫学也即将诞生。

  免疫学之父

  清朝康熙皇帝得过天花,侥幸存活后,将种痘技术引入宫廷,确立皇子种痘制度。种痘技术上便得到了很大发展。1698年法国耶稣教会传教士殷宏绪通过送礼得到三个人痘接种处方,开始向西方介绍人痘技术。土耳其人对此种痘技术进行了一次伟大的改良,将塞鼻方法改良成划破手臂接种,让接种成功率更高。1717年,伦敦贵族女诗人、书信作家:玛丽·渥特莱·蒙太古夫人获得此法并坚持不懈的在英国推广,种痘技术在欧洲开始流行。虽然种痘技术可以预防天花,但接种的人并非百分百安全。首先,种痘的痘是人痘,接种的人等于主动感染天花,接种后还必须隔离,稍有不慎就造成天花流行。况且,种痘技术要求医生的操作水平很高,费用必然昂贵,只是有钱人的救命方法。所以,人们需要一种更安全、更便宜、更可靠的对抗方法。 英国医生、免疫学之父:爱德华·琴纳年轻的时候有一天随师傅出诊,遇到一个年龄相仿的漂亮挤奶女工(当时英国挤奶工的地位很高,相当于现在的模特演员什么的,可以嫁入豪门)。青涩的少年和姑娘聊了起来,不知不觉聊到了天花上。琴纳表示小时候种人痘很是害怕,而姑娘说并不害怕,也没种过人痘,因为自己得过牛痘,不会再得天花。说者无心,听着有意。能不能将危险很低的牛痘来代替危险高的人痘呢?经过大量长期了实验探索,约有20多年。发现牛痘早期感染,病毒不强时,不足以抵抗天花;晚期感染则被牛的免疫系统弱化,同样不能抵抗天花;只有在病毒繁殖最高峰时感染牛痘,才能彻底抵抗天花。当然,此时的世界,没有任何人知道病毒为何物,包括琴纳。1798年底至1800年出版了三个关于牛痘结论的小册子,引起了英国医学界乃至世界的关注。牛痘种痘法更加的安全和有效。1803年,医生里查德·杜宁路首先称牛痘接种为:“疫苗接种”。70年后,易斯·巴斯德为了对琴纳表示尊重,也把用接种来刺激免疫以抵抗疾病的方法成为:“疫苗接种”,所用的类似牛痘的东西称成为:“疫苗”。从此,人类终于战胜了天花。
微信支付
『微信打赏』
①.PC端直接用微信扫一扫
②.微信端请长按二维码识别
支付宝支付
『支付宝打赏』
①.PC端直接用钱包扫一扫
②.移动端(非腾讯)请点击我

15条评论

  1. 头像 匿名说道:

    测试

  2. 头像 匿名说道:

    李老师,我加你QQ了,我是考生 考网页、有几个问题想问问您,望同意。

  3. 头像 张世路说道:

 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老师您好呀~

  4. 头像 AngryCat说道:

    这个故事告诉大家,小时候为什么要打预防针。

  5. 头像 哈哈说道:

    看的很有意思,写的不错

  6. 头像 庄川说道:

    写的不错

  7. 头像 匿名说道:

    涨姿势了,来点续集吧

  8. 头像 思其故思说道:

    炎日,这博文写得很高深呀

匿名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